穿越“死亡”谷,2019年創業者要銘記的7大要點

2019-02-12 10:58 來源:互聯網

穿越“死亡”谷,2019年創業者要銘記的7大要點

創業是一件使你區別于其他人的事,是讓你走在路上都覺得在閃光的事。”

作者丨周佳麗 來源丨獵云網 ID(ilieyun 

“不瘋魔,不成活,創業就得燃起來。” --《燃點》導演關琇

2019新年伊始,一部創業紀實電影《燃點》把所有的創業情緒推向了高潮。遺憾的是,局中人總是無法預測自己的最終命運。

2018,注定是動蕩不安的一年,誰能想到彼時的燃點卻成了此時的冰點。導演關琇在影片宣傳中說道:“你要是不燃起來,肯定沒戲;但你燒起來也不一定有戲。”

影片中意氣風發的戴威,卻在一年后帶著ofo一齊走進了至暗時刻;被千萬人追捧的錘子科技盡管經歷過“起死回生”,卻依舊躲不過宿命,正搖搖欲墜,瀕臨死亡。

但因果使然,在尊重失敗的前提下,追溯過去一年里隕落的創業案例,又有哪些失敗的姿勢值得大家引以為鑒呢? 

01

泡沫終將會破滅

案例:所有行業,以“區塊鏈”為例

“我感到恐懼,這個泡沫將在幾個月內徹底破滅。” --神州數字CEO、Goopal Group創始人孫茳濤

2018年的第一棒熱火,當屬區塊鏈。在眾大佬的傾身呼吁后,區塊鏈一瞬間成為“彎道超車的最后機遇”,區塊鏈+也被各路創業者寫進BP,期望這一“萬能神藥”能為項目帶來融資。

上帝要讓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從被狂熱追捧到一地雞毛,區塊鏈僅僅用了一年。數字貨幣紛紛暴跌,投資人損失無數,項目方跑路,維權事件天天上演,區塊鏈終究被扣上了“騙子”、“圈錢”、“割韭菜”等一系列露骨又真實的標簽。

區塊鏈大佬楊寧曾擲豪言,要用區塊鏈顛覆BAT。而在朋友圈剛曬完自己買下的兩個酒莊,卻轉而假裝受害者。在他說出“我被割了”、“后悔進入幣圈”等言論之后,蒙在區塊鏈上的遮羞布終于被揭了開來。

目睹了行業的瘋狂,神州數字CEO、Goopal Group創始人孫茳濤曾深感恐懼, “面對區塊鏈所呈現的形勢一片大好的盛況,我卻高興不起來,甚至對當下的瘋狂狀態有些恐懼。”

從互聯網到區塊鏈,每一個新興技術的發展都存在一個泡沫期。只不過,區塊鏈的泡沫消散得太快了。而在這個周期里,作為散戶的普通公眾,身處食物鏈的底端,在暴跌逃亡中,最終淪為被踩踏者。

花無百日紅。非理性的急速發展必然導致泡沫的大量滋生,但最終都會破滅。 在創業的過程中,創業者應對所有新事物保持理智,心術不正、破壞行業的行為必將受到社會的嚴懲。

就像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所說的那樣:有些風口寧愿錯過,有些錢寧愿不賺。 

02

權衡好產品方向,正向的價值觀不能丟

案例:短視頻、直播答題、電商

“段友出征,寸草不生。” --廣大段友

五年2億用戶的內涵段子還是死在了沒“內涵”。而這個凝結了大量用戶的口號,在現在看來更是諷刺。

2018年4月10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在督察“今日頭條”網站整改工作中,發現該公司組織推送的“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和相關公眾號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引發網民強烈反感。

與此同時,為維護網絡視聽節目傳播秩序,清朗互聯網空間視聽環境,依據相關法規的規定,總局責令“今日頭條”永久關停“內涵段子”客戶端軟件及公眾號,并要求該公司舉一反三,全面清理類似視聽節目產品。

專注技術的張一鳴似乎從一開始就忽略了內容審核的重要性,從而造成了“內涵段子”的滅亡。正如他在致歉信中表露的那樣: “我們片面注重增長和規模,卻沒有及時強化質量和責任,忽視了引導用戶獲取正能量信息的責任。”

實際上,自2018年4月以來,監管部門對互聯網內容領域進行了集中整頓,短視頻行業成為整頓焦點:B站整改一個月、56視頻等短視頻平臺永久下架、直播答題遭強監管……

成也內容,敗也內容。在內容和用戶數量都快速膨脹的過程中,創業者對內容的標準和價值觀的判斷成為了內容行業更加需要關注的問題。

一下科技創始人兼CEO韓坤在旗下短視頻平臺秒拍和波波視頻重新歸來時反思: “當秒拍和波波視頻成為一些互聯網負能量視頻的藏身之所時,我們卻還在為數據增長而興奮。直到主管部門一聲棒喝,才讓我們幡然驚醒。”

除了內容,電商領域也未能逃得過監管的“手”。由于在網上售賣相關違法違規商品、出版物及其他印刷品,北京網信辦等5部門約談京東,責令其全面整改。

從“算法沒有價值觀”到“價值觀出現偏差”,若是走錯了路,有的還有機會認錯改正,有的只能將戰果付諸東流,銷聲匿跡。

因此在創業這條路上,創業者應引導正確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監管下合理地研發產品,尊重公序良俗。鋌而走險,不會善終。

03

to C,而非to VC

案例:無人貨架、共享單車

“一場游戲一場夢,夢醒全是傷心事。” --原友盒便利武漢分公司市場負責人

無人貨架的風來得快,去得也快。在經歷了2017年的瘋狂布點,2018年可以說是無人貨架的集體大逃亡。融資受阻、大裁員、公司跑路、無人補貨等負面新聞頻發,一路高歌猛進的辦公室無人貨架驟然降溫。

故事的前半段,資本和創業者雙雙狂歡,入局者不斷。據不完全統計,僅2017年下半年,無人貨架行業至少有50多家創業公司涌入這片藍海,十幾家頭部玩家的融資總額就已經超過30億人民幣,獲得了有經緯中國、IDG創投、藍馳創投等知名投資機構,以及 阿里 、騰訊等巨頭也相繼入局。

賽道熱得發燙,競爭也異常殘酷。花最少的錢獲得更多優質點位,以贏得投資方的青睞和認可,成為玩家們的著重發力點。一方面,由于進場的成本低、模仿容易,拼點位數量和質量成了很多玩家追逐的利益點;另一方面,用華麗的數據來展示市場運營的成果,以獲得資本加持。

過了高潮,資本卻紛紛離場,獨留眾玩家收拾殘局。 “去年的今天,無人貨架在資本眼里就是一個香餑餑,太搶手了,很多企業都拿到了錢,如今一落千丈卻成了一塊燙手的山芋、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一位重慶無人貨架玩家曾對獵云網回憶道。

“行業最火時,大家都犯了一個錯誤,單純認為我的點位多,這場仗就贏了。其實不是這樣。” 原友盒便利創始人兼CEO陳惠魯總結。

經緯中國董事總經理錢坤對無人貨架作出反思, 企業拿到錢不是去修煉提高內功,而是將錢用到瘋狂擴張上,導致了競爭的無序。 “資本的熱潮導致了大家不太注重商業上的運作,讓這個行業爛掉了,其實它是個被資本毀掉的行業。”

回過頭來看,當初腥風血雨的共享單車,又何嘗不是與資本狂歡、拿到新資金就立刻肆意擴張的無人貨架,如出一撤。

2018年5月18日,小鳴單車終于倒下,成為全國首例共享單車破產案例。對此結局,小鳴單車最初的創始人金超慧認為,小鳴單車的策略太過激進,瘋狂造車,資金緊繃,又有競爭脅迫,一旦儲備不足,很容易出現斷崖式的崩塌。

雪上加霜的是,當押金難退的消息被用戶獲知時,用戶會為了不發生財產損失而紛紛退押金,企業本身現金流就不足的情況下,用戶的行為會導致企業現金流的極速縮水,形成惡性循環。

而今,無人貨架已落幕,眾玩家被迫轉型;共享單車風光不再,終局似已在眼前。前車之鑒,盲目擴張、自我造血能力不足、行業洗牌是大部分企業倒閉的主要原因。

“我經歷的這一切,反映出資本市場的焦慮,中國式創業的焦慮,還有人性的焦慮。” 在接受鋅財經的采訪中,果小美前創始高管陳蕓如是說。

的確,在資本瘋狂的2018年,一味地尋求融資已經不再能撐起一家公司,沒有清晰而穩定的盈利模式,項目終將再時代的浪潮里面臨淘汰。而一個好的模式在得到市場驗證后,也將被凱覦者快速效仿復制,如果不能率先走到頂部,中部企業也會有淘汰的風險。

無論如何,在資本和市場都狂熱的時候,創業者更應守住商業道德的底線,沉得住氣的創業者加上成熟的商業模式一定會獲得更多的機會。

04 

要“活下去”,但“勿投機”

案例:P2P、零售、互聯網硬件

“萬萬想不到的是,在公司一切向好的情況下,殘酷的現實再次給了我們當頭一棒。” --極路由創始人王楚云的公開信

2018年的夏天雷聲轟轟。隨著唐小僧、聯璧金融等明星平臺陸續出現問題,P2P行業陷入平臺密集爆雷潮,飽受社會關注。據網貸之家數據,2018年停業的P2P平臺共計383家。

以平臺唐小僧為例,于6月16日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立案調查。除了內部的平臺不規范問題以外,經濟去杠桿情況以及P2P平臺爆雷的恐慌之下,還有一些合規性不弱的企業卻因受借款企業資產質量惡化、投資者情緒變差等因素影響,也在爆雷潮中成為了停業的一員。

更糟糕的是,P2P 爆雷也帶來了一些連鎖反應。

2018年8月2日,一封刷屏互聯網圈的公開信,將極路由的現狀公之于眾,業內人士唏噓不已。時隔不到半年,極路由創始人王楚云因涉P2P平臺--i財富事件已被深圳警方刑拘,并查封6套房產。

王楚云曾在公開信中表露,為加速打開極路由銷路,2017年10月極路由與i財富合作推出“極計劃”。而到了2018年6月20日,i財富發布暫停運營公告,出現兌付困難的狀況,隨后深圳福田經濟犯罪偵查大隊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立案。

至此,i財富轟然倒塌,也將“一條繩”上的極路由一同拉下了水。 “當時參與極路由’免費拿’活動的用戶開始維權,出于恐慌和不滿,大量用戶到工商等政府部門,以及京東、 天貓 、有贊等電商平臺進行投訴,用戶和經銷商開始大量退貨。”

每月虧損達數百萬元,銀行分別抽貸和被提前還款共千萬,供應商每日催還欠款上千萬元,資金鏈隨時斷裂…… “所有這些壓力都把極路由推向了生死邊緣。”王楚云在公開信中說。

無獨有偶,就在極路由宣稱資金鏈斷裂向社會求助的同期,鄰家便利店向供應商發出的告知函確認了這一消息。告知函稱,鄰家將于8月1日起停止總部各項業務,并陸續停止門店營業,而鄰家在北京已有超過168家門店。

而鄰家便利店突然倒閉的背后,是其實控人P2P企業善林金融因涉嫌非法集資受到上海警方調查,導致公司賬戶被凍結,在經營上沒有資金補充,拖欠了供應商巨額貨款。

“自從6年前走上創業這條路,我就清楚這個選擇意味著什么,以及為了達到這個目標,要克服常人無法想象的種種困難以及要做出的巨大犧牲。” 時過境遷,王楚云的創業夢暫且告一段落。

獵云網曾對此事件評論: 對于這些還身處局中的創業者而言,以投機心理涉足P2P,或許當下只是在為“活下去”而不得不踏出的一步。但這一步的代價是什么,誰都無法預料。 

05

把握時機,忌執而不化

案例:ofo戴威

“一個年輕人如果遇到了挫折,可別只記得丘吉爾說的永不放棄。” --羅振宇評戴威

2018年4月,摩拜股東會通過美團收購方案,美團以27億美元作價收購摩拜,摩拜原CEO胡瑋煒成功套現,遠離了共享單車這一是非之地。而摩拜的對家ofo卻在成立4年之際,迎來至暗時刻。

2018年9月ofo因拖欠貨款被上海鳳凰自行車有限公司告上法庭,隨即其押金難退被爆出,線上退押金排隊的用戶迅速增至千萬,而后“資金鏈斷裂”的ofo也遭到了廠商與用戶的圍攻,其創始人兼CEO戴威再次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戴威的日子的確不好過。在寫給ofo人的內部信中,他也坦言:1塊錢,要掰成3塊錢花。 “由于從去年底到今年初都沒能夠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做出正確的判斷,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負著巨大的現金流壓力。”

馬化騰曾直指ofo敗局的真正原因在于一票否決權。事實上,ofo手里曾有過讓所有創業者羨慕不已的三張王牌:朱嘯虎、 程維 和 馬云 。但戴威對獨立的堅持,一次又一次的錯過了出牌的最佳時機。

直至美團把摩拜收入囊中, 阿里 轉而加碼哈羅單車,滴滴接盤小藍單車,并上線自家品牌青桔單車。至此,ofo再無談判籌碼,陷入僵局。

ofo的落幕發人深省,除了最基本的健康的商業化規模,在項目的進行中,不做違背商業規律和挑戰人性的事情,也是對創業者的一大考驗。

但更慘痛的教訓是:企業家精神也要看時勢。創業者過于自信和盲目獨立的意志,容易促使他們在最糟糕時做出了最壞的決定,而這足以毀掉一家本有前途的公司。 

06

居安不思危,落后就要挨打

案例:金立手機、中興手機、酷派手機

“只要金立不死,就是中國手機行業里面活得最長的。” --2015年金立創始人劉立榮的公開演講

2018年12月17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 (金立公司) 正式破產。值得注意的是,12月11日在金立手機與供應商債券人二次會談中確認,金立手機確認債務202億,但目前企業資產只有20億。

2002年,金立正式成立。曾一度占據國產手機第一的地位,直逼三星和諾基亞。有專家分析,在國內品牌機尚未崛起、國外巨頭把控市場的情況下,山寨機因低端低價而迅速增長,是金立當時成功的重要因素。

然而,長江后浪推前浪。2007年,喬布斯發布了iphone第一款智能手機,從此引領著全球進入智能手機時代。而此時嗅覺遲鈍地金立,還在一直賣弄毫無創新的翻蓋手機,沒有任何危機感。

同期,小米、魅族、OPPO、華為和vivo全部轉戰智能手機領域,早早在手機這班車上占好了座位。而金立,這個原先的國內手機大佬,由于缺乏創新力和技術,最終在智能化手機浪潮中,被后起之秀狠狠地甩在了很后面。

很顯然,市場需要什么,人們看中什么,流行元素是什么…...是金立一直以來未能即時摸得清的。

更讓人訝異的是,2018年初,關于金立創始人劉立榮在澳門賭博輸掉幾個億的傳聞沸沸揚揚,劉立榮隨即出面澄清:“我創辦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絕對的權威,我個人沒有其他收入,難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資金的行為。”這直接導致了金立手機的資金斷裂,走向滅亡之路。

事實上,與金立命運相同的大牌手機也為數不少,早在幾年前,國內的一些老牌手機在智能手機的浪潮中迷失了方向,最終掉隊在市場后端,比如中興、酷派等老品牌的手機。

一代巨頭就此消亡,不禁讓人唏噓,這也讓許多企業明白, 新興行業是不需要論資排輩的。如果一個企業沒有了創新,不能及時抓住市場的需求和變動,即便營收超過200億,也免不了走向消亡。 

07

能活下來的都是強者

To所有創業者

“我愛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的結尾。” --茅侃侃的最后一條朋友圈

2018年1月25日早晨,80后創業代表人物茅侃侃自殺身亡,只在朋友圈留下這一句。從曾經與李想、戴志康、高燃并稱“京城IT四少”,到離開人世。他的經歷讓人扼腕嘆息。

同年8月7日,法蘭互動創始人甘來從22樓墜下,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遺憾的是,就在阿甘去世的當天,另一位創業者谷安天下&安全牛創始人李華也離開了這個世界;10月20日,大特保創始人兼CEO周磊倒在了辦公室……

正當盛年,壯志未酬。2018年,又是無比悲慟的一年。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還在奮斗路上的創業者們還需要時刻銘記,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在為理想打拼的時候,一定保重身體。明日何其多?只有飲食均衡、生活規律、堅持運動、定期檢查才能防患于未然。

而創業這件事,終歸是無法僅僅用“成功”或“失敗”這兩個詞來權衡的。需要看清的是,不論國內外,創業本來就是一件失敗率極高的事。吳曉波曾總結了這一點: 商業,就本質而言,是一個關于幸存者的游戲。

于企業家而言,失敗是職業生涯的一部分。這是一件讓人遺憾,但不可恥的事情。

你看,創業這條道上,哪個CEO不像一條狗?

是啊,面對困難,羅永浩想過自殺;papi醬看似功成名就,實際上依舊難以在上海買房;傳奇人物傅盛也常常陷入到自卑與矛盾的情緒中,堅強的草根創業人安傳東花光積蓄回到家后,坐在門墩上流下眼淚……

馬薇薇因為創業壓力患上抑郁癥,一天吃四次藥。 “很多人很羨慕老友記式的創業,但是在創業過程中你會經常跟你的合伙人發生爭執,會傷感情,會傷害對方,也會無數次抱頭痛哭。”

風光無限也好,跌落神壇也罷,破釜沉舟,誰都想快速抵達燃點,讓甘愿赴湯蹈火的創業夢想生生不息。而這同時,也意味著創業者們必須要每天面臨烈火熬煎。

這么痛苦為什么還要堅持創業?創業者馬薇薇答曰: 創業是一件使你區別于其他人的事,是讓你走在路上都覺得在閃光的事。

結語

2018年已然過去,2019年或許會是更加殘酷的一年,但一定也有新的機遇悄然出現。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在寒冬中死去的企業,必然是缺少一些成功要素的;只有經歷過行業洗牌、經歷過資本寒冬的企業,才是真正回歸商業本質的企業。

WiFi萬能鑰匙創始人陳大年曾如此評價資本寒冬:“經濟的快速冷卻,終結的是一個時代的泡沫。許多依靠故事,依靠投資活著的公司將會死去;而腳踏實地、真正自強不息的公司卻因此獲得了豐足的養料。擠壓泡沫的時代,也是價值回歸的時代。”

新到來的2019年,只要你還在路上,相信屬于你的燃點總會來到。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