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項目9個退出,最高回報超30倍,87年女VC捕捉10億美金獨角獸

2019-02-11 19:30 來源:互聯網

2018年5月3日,人形機器人研發企業優必選宣布完成C輪融資,融資金額為8.2億美元,投資方囊括國內一線投資機構,領投方為社交巨頭騰訊,B輪領投方鼎暉資本繼續追加投資,此輪融資也被稱“刷新了AI領域單輪融資紀錄”。

此前紀錄的保持者為國內“AI四小龍”之一的商湯科技,4月9日,商湯科技宣布完成6.2億美元C+輪融資。

值得一提的是,在優必選本輪眾多投資方中,一家成立于2015年的新興機構天狼星資本多次跟投,這不僅引發人們的好奇心,一家新興機構,為何能與眾多明星資本共同入局?

制造退出神話

天狼星資本創始人沈海倫,畢業于UCL(倫敦大學學院),曾任職于投資銀行東方高圣的基金部門。

在東方高圣任職的沈海倫有兩個主要角色,一個是投資分析師,另一個是董事長助理。在這期間,她深刻領會到了早期、中期、晚期投資的區別,并對早期投資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于是2012年她選擇離開東方高圣,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創立了專注天使投資的鼎晟創投。

“當時投資還是沒有進入大眾視野的新興行業,我們做GP的同時,也做LP。這也是初創投資機構在行業中生存的必須方法。”沈海倫告訴創業邦。

盡管是初創團隊,公司的發展軌跡并未像拋物線般高開低走。

相反,在短短半年內,機構便制造了回報在6-9倍的退出神話,投出了諸如主打P2P借貸服務的互聯網理財網站有利網、專注O2O購物的移動應用掃貨邦等一系列明星項目,鼎晟一期基金投資的10個項目,90%成功實現退出,最高回報率超過30倍。

短時間的快速退出,給團隊振奮和信心,2013年底,鼎晟發起了第二期基金。與此同時,沈海倫和合伙人機緣巧合下接觸到機器人技術公司優必選及其創始團隊周劍等人,當時團隊迅速趕往深圳優必選總部,做了初步盡調。

“但是當時卻沒有進行投資。”

如今復盤這個事情,沈海倫表示從公司決策層面而言,其一,當時公司主要關注的是互聯網項目,沒有過多接觸過人工智能領域;其二,鼎晟基金規模只有5000萬,項目以天使為主,與優必選當時的發展階段并不匹配。

“這也是最終沒有過會的原因。”

曲折投資優必選

沒有獲得沈海倫團隊投資的優必選卻在2013年的一次路演上,迎來了轉機。當時公司獲得了來自比亞迪聯合創始人夏佐全的風投,這筆錢緩解了優必選在研發制造上的資金壓力,夏佐全也成為優必選除周劍外的第二大股東。

“現在很多人都說機器人將會在未來20年里走到尋常百姓家中,改變現在人的生活,但我覺得5年之后機器人對現代人的影響就不可小視。”對于為何看好優必選并選擇投資,夏佐全曾這樣對媒體公開表示。

有了資金“供血”后的優必選開始進入快跑階段并在資本方面獲得了更多青睞,2015年公司先后獲得來自啟明創投的A輪投資和科大訊飛的戰略投資。與此同時,沈海倫和團隊也在籌備自身轉型。

“2015年發生的股災,使得一級市場一片哀嚎;另一方面,互聯網創業公司普遍在燒錢圈地,我們這樣的小機構不適合和大機構比拼燒錢,必須要找出適合自己的發展模式。”

除此之外,當時鼎晟團隊里的一些合伙人選擇離開,加入創業大潮。最后剩下沈海倫和另一位合伙人蘇文光,兩人決定開辟新的賽道,押寶人工智能、機器人高科技領域,并成立了專注該領域投資的天狼星資本。

天狼星資本成立后,兩人開始迅速尋找投資標的,沈海倫想到了曾經錯過卻保持著緊密聯系的項目——優必選。“雖然我們曾經錯過了它,但只要是好項目,NEVER TOO LATE。”

于是沈海倫和蘇文光兩人迅速飛到深圳,再次見到了優必選創始人周劍,“周劍講完后,我真覺得這個項目不能再錯過了,當時我和蘇文光決定,就是不管多貴,我們都要入這個局。”

天狼星最終也如愿以10億美金(估值)與眾多一線投資機構共同參與了優必選B輪融資。

“我們與優必選淵源頗深,對他們非常信任,迅速打了款。”天狼星資本創始合伙人蘇文光向創業邦透露。

而春晚上的一次露臉,也讓優必選 “一戰成名”。

2016年猴年春晚,來自優必選的540臺Alpha 1S機器人為歌手孫楠伴舞,整齊劃一的動作以及氣勢恢宏的方陣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后2017年春晚,優必選624臺Jimu機器人以“醒獅”造型再次亮相

2016年央視春晚廣州分會場,優必選研發的540臺Alpha 1S機器人亮相猴年春晚,這使得優必選一夜之間家喻戶曉,更是吸引了一眾資本追逐的目光。

春晚過后的第二天早上,優必選位于深圳南山智園的辦公室便迎來了各路投資機構、券商,這也使得管理團隊不得不打破行業內單獨約見的慣例,專門開辟一個大會議室統一接待訪客。

 “很多人讓我們分享上春晚這段經歷,其實最大的收獲,是讓機器人走進了千家萬戶的視線。”談及過往,優必選相關人員如此表示。

而談及對優必選的投資,沈海倫表示一直都面臨著巨大的壓力,“2015年,(創投)圈子里都在聊移動互聯網,所有人都在看O2O。AI行業在那個時候是沒有現在這樣的高關注度的。當其他人看到我們這樣一個新興機構,以10億美金估值投機器人公司的時候,大家都說我們瘋了,但事實證明我們這步棋走對了。”

兩輪投資優必選,總規模近3億人民幣,對于一家新興機構來說,絕對是大手筆,但沈海倫的野心卻不止于此。

順勢拿下奧比中光

投資優必選讓天狼星資本迅速打入了人工智能產業體系內部,優必選所生產的服務型機器人在人工智能生態中,成為無數AI技術和應用驗證和展現的終端,對于一家投資機構來說,這些被驗證的技術和應用背后依托的公司,則意味著——優質項目源。

沈海倫的下一筆投資,便是與優必選有著深入技術合作的3D機器視覺公司奧比中光。

奧比中光創始人黃源浩畢業于北京大學,2010年獲得加拿大瑞爾森大學博士后研究生獎學金,此后加入香港理工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科研團隊進行光學和機器視覺等方面的研究。

2013年黃源浩選擇回國創業并在深圳成立了奧比中光,專注3D視覺和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在技術領域浸淫多年的黃源浩帶領公司在行業內迅速嶄露頭角。

2014年奧比中光獲得深圳市“孔雀計劃”第一名并獲得政府財政支持;2015年由其自主研發的3D芯片流片成功量產,這也使得奧比中光成為國內第一家自主完成3D計算芯片和3D體感研發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推出的3D深度攝像產品也在2015年投入市場,而3D深度視覺正是目前iPhone X手機Face ID功能所采用的技術。

對公司和該行業進行詳盡了解和縱深對比后,沈海倫確信奧比中光就是接下來要投的項目。

在沈海倫看來,人工智能發展的前提,就是讓機器能夠準確的看世界,傳統的人臉識別、平面圖像識別是遠遠不夠的。

比如機器人、無人機、自動駕駛都需要尋路,需要做SLAM(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即時定位與地圖構建,問題可以描述為機器人在未知環境中從一個位置開始移動,在移動過程中根據位置估計和地圖進行自身定位,同時在自身定位的基礎上建造增量式地圖,實現機器人的自主定位和導航),比如在安防識別領域需要做到幾百萬分之一的準確性,而這些傳統的圖像識別都是無法解決的。

“做完行業分析,見過黃源浩后馬上就決定投了。”

目前,奧比中光也獲得螞蟻金服的投資,成功躋身獨角獸行列,未來也會與支付寶刷臉支付業務展開緊密合作。

這同樣是一筆在大眾關注之前的投資。

除了精準投中10億美金獨角獸優必選和奧比中光外,沈海倫也接連投出了三點一刻、Eigen艾耕科技、Renogy如果新能源等企業。

從東方高圣到鼎晟創投,再到天狼星資本,沈海倫不停演繹著“戰士”越過叢林最終“完成”自己的故事。

“她的行程可以是一天飛三四個城市,今天上午在這個城市,下午和晚上可能會在另外不同的地方,是一個非常非常拼的人。”談及對沈海倫印象最深刻的地方,蘇文光這樣告訴創業邦。

2017年,沈海倫聯合優必選共同成立了優必選天狼星人工智能投資基金,以產業鏈打法對AI領域的優秀企業進行投資。據她解釋,相比于以往服務于某個大企業的產業投資形式,優必選天狼星合作的產業基金把服務于整個人工智能產業作為運營重點,基金也得到了南山區政府的財政支持。

對于該基金的未來布局,沈海倫表示,接下來會重點關注AI細分領域的應用,例如3D機器視覺的深度應用,并且亟待該領域的爆發。

延伸 · 閱讀